墨坛文学小说中文网 - 其他小说 - 漫威:神矛局技术顾问向前在线阅读 - 第八十五章 不懂优雅你就不要装

第八十五章 不懂优雅你就不要装

书迷正在阅读:从看到经验条开始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你多一点智慧,你就会发现我才是最大方的地狱领主。”贝拉斯科信誓旦旦。

        向前不置可否:“也许吧,墨菲斯托也说过同样的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是个骗子。欺诈之王的名号不仅在地狱维度和地球,同样为众多文明所公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贝拉斯科第一次露出恼怒的情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从过往的征信角度来考虑,墨菲斯托的确不是一个好的合作伙伴;但是人总得向前看,墨菲斯托的出价让我很难拒绝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贝拉斯科有点急切地打断了向前的话:“不管他出价几何,最终都必然毁约。墨菲斯托的口头承诺毫无意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向前打量着贝拉斯科的神色,若有所思;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可以理解竞争对手之间的互相诋毁,俗世的商业竞争中亦司空见惯。但是,阁下是否太心急了点?难道是害怕自己出不起高价?”

        贝拉斯科当然出不起高价;向前一句话几乎等同于直接一刀捅在对方的心口痛处。

        地狱边境之地,本是一处归属不明的口袋宇宙,并非天然属于地狱维度。只不过领主贝拉斯科修习黑魔法有成,主动引入世界本源之一的死亡规则,才逐步发展为地狱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对地狱维度而言,贝拉斯科与地狱边境只不过是外来户;所谓边境当然多是荒僻之地,死亡规则存而不显。别的不提,光是接纳的亡魂数量都远远比不过其他地狱领主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大大小小的地狱领主当中,贝拉斯科的辖领或许不是最小的,但他一定是最穷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凡人,注意你的态度;你面对的是一位地狱之王。不要将我的仁慈当做得寸进尺的阶梯!”贝拉斯科勃然大怒。

        向前“哈哈”大笑:“这才对嘛!想要合作最重要的就是真诚,真实的态度比任何虚伪的客套、做作的优雅都更能取信于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你试图激怒我,那你成功了!”贝拉斯科将长柄斧往地上一柱,身形突然膨胀。

        二十多英尺的庞大身躯带来莫名强烈的压迫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激怒你?不,我只是不想浪费时间而已。”向前歪着头与贝拉斯科俯视的目光对视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知道你开不出更好的价钱,我何必继续浪费时间陪你演戏?那些故作优雅的言辞令人作呕。我今天跨越数千英里去救援我的朋友,刚刚又跨越维度来与你见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一天对我来说太漫长了,我现在只想早点完事儿,早点回去好好睡一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贝拉斯科冷哼一声:“谁告诉你还能回去的?我是地狱边境之王,在这里,所有人的生死、去留只能由我决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身形变得高大之后,贝拉斯科说话的声音也变得浑厚,一个个单词从他的嘴里吐出来,仿佛天边打着闷雷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随着地狱边境之王话音落下,整座城堡……不,是整个地狱边境的空间都发生了变化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肉眼不可见,但是通过魔力流动的细微感应,向前知道,地狱边境的空间正变得更加稳固,与外界接触的空间边缘之墙正在固化。

        贝拉斯科仅凭一句话,或者说一个念头,就封闭了地狱边境的空间,隔绝了与外界的所有空间通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维度领主,在领地之内近乎全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明白了;这是绑架!”

        向前故意瞥了不远处的丽亚娜一眼;被一位带有严重敌意的地狱领主封堵在领地之内,他却不见丝毫动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才像你的风格嘛,贝拉斯科;这才符合卡玛泰姬对你的记载。等我回去了,一定要给在你的相关记载后面加上这一次见面的过程做为注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向前话语从容,手上却一点都不慢,转眼之间将从曼达林手上缴获的十戒全部戴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满手的古怪戒指,他不忘自嘲:“我还没准备结婚呢,结果却戴了满手的戒指。难道我将来要娶十个老婆?”

        贝拉斯科冷笑一声,似乎在嘲讽向前的不自量力与异想天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以为你还走得掉?”

        随着长柄斧再次柱地,向前四周的大理石地面骤然变形,身周竖起四面高墙,仿佛要平地构筑一座囚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招我熟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向前嬉笑着感叹了一声。此前与曼达林的战斗中,他也用过类似的招数;只不过贝拉斯科没有下狠手,目的在囚困,而向前对曼达林却是必杀之而后快,目的在闷杀。

        向前嘴里说着笑,手上动作却快;轻轻握拳,激发戒指威能。一道无形能量自手中扩散,身周的土石高墙一触即溃,分解成一堆堆的粉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错的魔法物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贝拉斯科言不由衷地称赞一句,手掌一摊,向前身体四周传来莫名的挤压力,仿佛空气变成了黏稠的泥水,不但迟滞着他的动作,还像渐渐干涸的水泥一样,变得越来越坚固。

        与此同时,贝拉斯科指尖光芒大盛,一道道带着不详血红色的光束朝向前激射。

        光束去势极快,眼看要命中时,向前突然消失在一片极致的黑暗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向前所站立的地方,凭空多出了一片黑暗的区域,仿佛有人截断了那一小片空间的所有光线,制造了一个仿若黑洞般的空间。

        光束没入黑暗,无声无息。

        贝拉斯科大手一招,绝大的空间压力不断向黑暗区域中心挤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嘭……嘭嘭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被压缩到极致的空气发出沉闷的响声,甚至有部分气体液化后的液滴悬浮在空气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此时,黑暗之中骤然涌起一股激流,近乎凝滞成固体的空气突然脱离了贝拉斯科的掌控,剧烈流动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风声“呼呼”作响,以黑暗区域为中心,一股沛然莫可抵御的狂风奔腾流动。

        贝拉斯科终于有所动容,原本自信的神色多了几分凝重。他动念之间,地狱边境的物理规则悄然生变,气流流动带来的狂风仿佛被按下了暂停键一样毫无预兆地静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鼓动起狂风的魔法失去了目标和支撑物,在“轰”地一声巨响之后,浑厚的魔力向四面激射,将大厅内的几乎所有装饰与摆设夷为平地。

        黑暗区域悄然淡去,向前的身影从一团阴影变得渐渐明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必须承认,我有点低估你了。”贝拉斯科的目光注视着向前手中的戒指,颇为意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确实不错的魔法物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向前摊开双手,状似展示:“都是战利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战利品?不错!”贝拉斯科冷笑,“如果你以为依赖几件魔法装备就能与地狱领主抗衡,那就太愚蠢了。你的战利品很快就会变成我的战利品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可未必。我可不是那种只会依赖外物的蠢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向前同样面带冷笑,只见他双臂一张,上下交融,如画太极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堵遮天蔽日的光影之墙自虚空中浮现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堵墙的存在打破了空间与物质的常识,看似远在天边,又仿佛近在眼前。有质有形,却又无法触摸。仿佛高挂天外,转眼又立于身前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个莫名的符文在墙体的流光中忽隐忽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很熟悉吧,维度屏障。”向前神色从容,“它不但是一个屏障,同样也是一个道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真的以为封堵了地狱边境的空间,我就走不了了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