墨坛文学 - 都市小说 - 分家后,我家衣柜通现代在线阅读 - 第033章 祖传秘方是一天两顿野菜粥

第033章 祖传秘方是一天两顿野菜粥

        “小鳖犊子,给你脸了是不?”

        林成业见吓唬不住林二虎,挽着袖子就要动手打人。谁知林二虎把头递到他面前是假,见他要动手,猫着腰往前一顶,一脑袋给他顶了个屁股墩儿。

        林成业坐在地上,尾椎骨疼得他直吸气,偏旁边看热闹的没一个过来扶他,甚至还出言嘲讽他和他老娘一样不做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半天林成业才从地上爬起来,气急败坏地要揍林二虎,谁知没朝前走几步,又猛地被人从身后踹了一脚,人又直直地朝前扑出几步,一头扎进院子里和好的黄泥堆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好不容易从泥堆里拔出脑袋,眼睛耳朵鼻孔里糊的都是黄泥,憋得他喘不上气,尤其是被踹了一脚的腰更像是断了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用袖子把脸上的泥擦了擦,总算是能睁开眼了,林成业大声质问:“谁?谁踹的俺?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小满站了出来,“俺踹的,咋地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咋地……也不咋地……”林成业一看是林小满立马像老鼠见了猫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小满自小力气大,一言不和就动手,在他还没成亲之前,没少因为抢林小满和林二虎的东西被林小满按着揍。

        最严重的一次,十六岁的他被八岁的林小满按着打成猪头,刚学会走路的林二虎在旁边拍手笑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时爹娘讨好二哥二嫂,不但没帮他讨回公道,还狠骂他一顿。村里人也笑他连个八岁的小女娃都打不过,见面就打趣他,“哟,这不是小满她三叔吗?今儿瞧着好好的,小满没揍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让他好些年都抬不起头,这也是为何他后来会愿意离开村子给人家做上门女婿的主要原因。

        去年二哥二嫂意外过世后,他没少回来给林老太画饼,让林老太相信,只要她听自己的,往后一定会接他们二老进城享福。

        同时也没少怂恿林老太苛待姐弟俩,也只有那样,才能出了他当年那口恶气。

        昨日林成业的岳父偶然路过林小满和林二虎开的火锅鸡店,看到那里生意火爆,和人一打听卖的是一种番椒做的火锅鸡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头认得林小满姐弟,林老头也让人捎信过来说了分家一事,知道他们如今无父无母,爷奶也和他们分家了,便算计着若是能把秘方弄到手,他们家那么大一个客栈也改成酒楼,得赚多少钱?这才让林成业回来讨要火锅鸡的秘方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林成业怵林小满,今日也是看林小满和族长林大强都去了县城,才偷跑回来,想着林二虎年幼好欺。

        谁知他家里这么多人来干活,林二虎一声吆喝,就把他给围了起来,差点没把他吓尿了,后悔没多带几个客栈的伙计过来帮忙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不等他脱身,林小满又回来了,这丫头一脚险些没把他给踹瘫,正眼都不敢看林小满。

        见林成业这怂样,林小满嘲讽一笑,“三叔,俺们已经和爷奶那边分家了,俺奶还欠俺娘一条命,你过来是替奶谢罪?”

        林老太害死何氏一事早就在村里传开,而能来这里帮忙的,自然都是与林小满爹娘关系好的,此时再见林成业仗着长辈身份,想要对林二虎强取豪夺都很气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谢啥罪?他是来逼二虎把你家的秘方给他,这人顶不要脸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咋有脸说那是老林家的秘方?谁不知道小满娘的好厨艺是从娘家带过来的?老何家都没来人要秘方,他个嫁出去的小叔子,哪来的脸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三,你咋和你那个损娘一样一样的?你那个损娘为了你二嫂的嫁妆,把你二嫂害死,你又为了你二嫂留给孩子的秘方,上门逼迫孩子?你和你娘能不能要点儿脸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是,如今小满姐弟把赚钱的生意拿出来和族里分,你这样相逼,是不是眼馋族里挣钱?可别是给人当了几年上门女婿,把自己姓啥都忘了,你真要逼二虎拿秘方出来,就是和林氏一族作对,等会儿老族长来了,小心把你们一家都除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唉,他管啥除族不除族的?他都给人做上门女婿了,生的孩子都不跟他一个姓,没准他还当他自己都改姓李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老李家的人来俺们林氏族里,逼俺们的孩子交出俺们族里赚钱的秘方,这是觉得俺们老林家没人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去县衙告他们,让县令大老爷给俺们做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,这回让人欺到俺们族里,往后在外面还怎么抬头做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林成业被众人说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,也知道今儿讨不到好。脸上糊的泥巴又太难受了,冷哼一声就要跑,却不知被谁伸脚绊了一下,又摔了个狗啃泥,趴在地上半晌起不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林有旺从人群后面走出来,跑得快了还有些气喘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过来就问:“林成业那小子在哪儿了?看俺不把他腿打折,好好的男儿,给人家当上门女婿,丢尽了老林家的脸,还敢跑回来跟族里抢生意?养不熟的白眼狼,和他那个娘一样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有人给林有旺指,“老族长,林成业不就在那儿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林有旺一看,哟,地上咋还趴着一个?可这一身一头的泥,一下子竟没认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这个泥猴子就是林成业?”

        泥猴子林成业气得七窍生烟,偏对面这个是老族长,威望比他儿子还高,只能不甘不愿地道:“二伯,俺哪敢和族里抢生意?就是看小满姐弟俩拿着林家祖传的秘方,想让他们交出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呸!放你娘的狗屁!”林有旺一口痰吐到林成业的脸上,差点没把他恶心死,却是一声不敢吭。

        林有旺还不解气,指着他鼻子骂:“早就知道你小子没脸没皮,如今一看,你哪是没脸?你是脸皮太厚,你咋好意思说小满他们的秘方是老林家的?当年你二嫂嫁进来之前,你们家一年到头野菜粥,这才吃了几年饱饭,就忘了自己从前啥样了。还林家祖传的秘方?你们家祖传秘方不是一天两顿野菜粥?往后在外面可别提你是林家的,出了事俺们姓林的可不背这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成业被训得心里好个气,后悔来之前没先打听好情况,若是只有林二虎,他就是把人捆起来,打一顿也要逼他拿出秘方。

        林有旺骂够了,摆了摆手,“行了,你滚吧,往后没事也别往村子里晃,再让俺知道一回你打小满姐弟的主意,俺让族长把你们爹娘都除族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成业恨恨地爬起来,跌跌撞撞地跑了,后面一片唾弃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