墨坛文学小说中文网 - 武侠小说 - 从聊斋开始做狐仙宫梦弼在线阅读 - 第十八章、示警

第十八章、示警

书迷正在阅读:日常系符师
        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。

        谋算和方略是斗法的利器。

        五行有相克,阴阳有相伐,狐狸不擅长正面攻坚,因此就显得算计尤为重要。

        施婆婆是老狐狸了,又对龙盘山东隅有很深的了解。宫梦弼详细问过无还峰的地形,又问过金蟾与赤羽蛇的情报。

        金蟾自占据无还峰便幽居此处,从不外出,施婆婆只知道其望月修行,能吞吐云雾,必精通弄水行雨之法,其他的便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赤羽蛇则不同,此蛇并不避世,还曾亲自拜访入云峰请教施婆婆修行。

        赤羽蛇误服异果,生出双翅,有了火相。正因此,也受阴火焚身之苦。他需要聚阴之物压制此苦,但其实是饮鸩止渴。

        越是以聚阴之物镇压,阴火吸收了聚阴之物,便会反噬得更加厉害。

        施婆婆曾为赤羽蛇指明解法,便是彻底炼化体内异力,阴阳相济,水火并行。若能功成,不但能法力大进,甚至化龙有望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正是赤羽蛇最难熬的时刻,能渡过去,仙真有望,熬不过去,沦为魔孽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山君正是因此要来引诱他入魔,否则赤羽蛇功成,他就要多一个强大的对手。

        施婆婆细细说来,直到天色渐暗,方道:“不在今日,就在明日。你速去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宫梦弼感谢道:“若此事能成,再来拜谢前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施婆婆笑了笑:“不图你感谢,去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宫梦弼便御风往无还峰方向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施婆婆看着宫梦弼远去的方向,一时间有着许多感慨,但最终,还是化作一个温柔和寂寥的眼神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位狐婆婆,显然是有着故事在身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宫梦弼与她相处得很愉快,祈愿树中也挂出了新的宝牒——施梦姑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施婆婆的名讳,只是她不愿意再提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宫梦弼也不想窥探她的过去,如果愿意说,那自然就说了,不愿意说的,又何必问。

        夜色未深,笼罩无还峰的烟云雾霭还没有散尽,只是略略稀薄了些。

        施婆婆说金蟾拜月修行,宫梦弼就明白为何他占据此处,也明白为何到了夜里,山中雾气就会散开。

        宫梦弼修炼的就是拜月法,日月是众生父母。但能和月母挂上关系的并不算多。

        蟾和兔就是最常见的直系血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若非宫梦弼也修行拜月法,只怕还不比金蟾更近月。

        宫梦弼如今如何看上的无还峰,金蟾当初就是如何看上的无还峰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夜里无还峰要接引月光,调和太阴之气,因此会散去烟雾。

        宫梦弼等到雾霭消融,便施施然上山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施婆婆让他在关键时刻挺身而出,救金蟾,退赤羽蛇,但宫梦弼却不认为到了那样紧要的时候还能事事都把握得住。

        万一伥鬼帮助赤羽蛇,一见面就将金蟾击杀了呢?又或者金蟾到时候有办法先逃了,留下他挡劫,那就可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倒不如提前示警,也能探一探金蟾的脾性,正好同他商量商量能否共享无还峰。

        宫梦弼又没有隐藏气息,才上山去,就有云雾如同大蟒蛇一般游动着笼罩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宫梦弼朗声道:“金蟾,我有事找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云雾笼罩了宫梦弼,蒙蔽了他的感知,雾蒙蒙的一片黑暗中,有着怪异的呼啸声,似乎是风,又似乎是吐气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云雾中传来一声沉闷地声音:“离开这里,我不欢迎任何人进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宫梦弼循着声音看去,却什么也看不见,便恐吓道:“你大难临头了,你还不知道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两只琥珀色的大眼睛在黑暗中亮了起来:“我是不是大难临头我不知道,但你是大难临头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声音从宫梦弼身后传来,宫梦弼却没有转身,而是忽地向前飘起,同这声音拉开距离,才转过身来,道:“你以为我在唬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双大眼睛飘忽不定,如同飞舞的大风筝,眼中露出一丝惊讶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是宫梦弼骤然转身,这双大眼睛必然也会跟着转身,始终都在他的背后。但他御风向前,斩断了身后的气息,反而破了大眼睛的气附之术。

        气附之术,随气而附,只要定住气机,就会如同跗骨之蛆,阴魂不散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此刻宫梦弼破了气附之术,这大眼睛就没办法始终坠在他的背后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云雾略略散开,露出这大眼睛的真容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一只近乎人立而起的巨大金蟾,仅凭体格,就已经超过山下面黄肌瘦的农夫农妇了,琥珀色的大眼睛有一种令人恐惧的压迫感。

        宫梦弼有些讶异,这样的体型差距,张嘴就能把他这只小狐狸吞下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另外一个好消息……也许算不上好消息,这只金蟾也是九品,与宫梦弼实力相当,比赤羽蛇要弱上一筹。

        宫梦弼开始思索他们两个对抗赤羽蛇能否成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金蟾看着宫梦弼,眼中看不出什么情绪:“你有点本事,我可以放你离开,但你不可以再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宫梦弼碧眼中露出一丝无奈:“我可不是在唬你。赤霞峰的赤羽蛇如今正遭受阴火焚身之苦,需聚阴之物缓解痛苦,有什么比你是更合适的聚阴之物吗?你大难临头还不自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金蟾眼中露出一丝嘲弄:“赤羽蛇在赤霞峰修行几十年了也没有打我的主意,你危言耸听,又是有什么图谋?”

        宫梦弼叹了一口:“我当然有图谋,无还峰乃是太阴凝聚之所,我想与峰中开辟洞府修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哈,小小狐狸,却来贪图我的宝地。”金蟾眼中显出恼怒和嘲弄:“你不必想了,无还峰是我的洞府,这里的太阴月华也归我所有,不会分给任何人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宫梦弼心中起火,道:“我的图谋归我的图谋,但我警示却也不假。赤羽蛇当然不想来吃你,但他如今已经到了紧要关头,遭受着前所未有的折磨,难以保持神智。又有伥鬼在一边煽阴风点鬼火,或今日或明日,必来捉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金蟾却已经听不下去:“那也是我的事,与你何干?除非我死了,不然你休想染指无还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金蟾张口吸气,如同狂飙巨啸。

        宫梦弼心中一跳,知道不妙,立刻御风朝无还峰外飞速逃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后便听身后一声尖啸,无数冰雹裹挟着飞沙泥石、断树残枝朝他猛扑而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宫梦弼先一步踩着气流腾空而起,避开了宛如飞矢利箭的冰雹和飞行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罢了,你好自为之吧。”宫梦弼的声音似鸟似狐,惊得山中飞鸟瑟瑟发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