墨坛文学小说中文网 - 武侠小说 - 从聊斋开始做狐仙宫梦弼在线阅读 - 第十章、授法

第十章、授法

书迷正在阅读:日常系符师
        荀祭酒果然不曾久留,勉励了宫梦弼几句便消失在月色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宫梦弼目送着他离开,却不知道他是如何消失,又是如何到来,难免心折。

        黄博士看他艳羡的样子,笑道:“荀祭酒乃是四品仙,只差一步便可位列上品,天狐院祭酒之中,荀祭酒也能排到前三。这次亲自来为你封敕,可见对你的重视。你可让我们长脸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宫梦弼心知这是神女垂青所致,笑道:“都是博士教导之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黄博士叹息道:“你倒是谦逊,比那些孽障让我们省心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宫梦弼邀请黄博士入府,问道:“怎么说?”

        黄博士也不曾拒绝,同宫梦弼入了阁楼。

        宫梦弼端了黄酒来,各自斟了一碗酒,黄博士就借着说起天狐院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往日里黄博士是不会说这些的,天狐院的生员只是学生,博士教导修行、文字、法术、丹药等科,怎么会同学生抱怨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如今宫梦弼已经成了九品仙官,与黄博士可以说是从师生变成了同事,就可以说一说难处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诸博士当中,以修行科为首。往日天狐院授课并不会一窝蜂将天下生员都感召而来,而是一个修行科博士带数个学生,因材施教,再引荐给其他科的博士学习其他本事。

        黄博士郁郁道:“你可还记得胡娇?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娇,一只黄皮狐狸。

        狐狸生灵,多以胡为姓,反倒宫梦弼这样的姓氏更少见。

        宫梦弼当然还有印象,他同胡娇都是黄博士带出来的学生,而想起胡娇此狐,宫梦弼便不由得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    黄博士授课,自然是几个狐狸一起来听。彼时神魂入梦,胡娇很有天分,但同样很傲慢,并不是很瞧得上其他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宫梦弼问道:“胡娇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黄博士垂眸,十分惋惜:“她入魔道了。这孽障贪恋红尘,仗着身怀法术,并不将人命看在眼中,不知道从哪里学来吸**气的邪法,走了邪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宫梦弼一时默然,叹息道:“何至于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黄博士既是哀也是怒:“学道十年,一朝入魔。她怕天狐院追查,已经逃之夭夭,遁入红尘了。她有天资禀赋,本来前程似锦,但制不住心中魔念,反而沦为妖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宫梦弼看着黄博士脸上露出的一丝疲态,知道她没少为此烦神。虽然胡娇入魔不是黄博士的责任,但身为课业恩师,她也不免要受到斥责。

        黄博士看向宫梦弼,劝诫道:“有胡娇前车之鉴,你定要修身养性,不可走了歪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宫梦弼感受到她的拳拳爱护之心,给她再满上酒,敬了她一碗。

        黄博士满饮了一杯,宫梦弼还要再斟,黄博士便拦住他,道:“不可过饮,有碍修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师徒二人便弃了酒盏,于楼台赏月。

        黄博士特意留下,当然不是为了吃一碗酒,而是为了提点宫梦弼:“梦弼,你如今名录仙籍,受封仙官,可明白自己的司职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宫梦弼所受符篆其实有他的仙职,乃是“感灵显化、广济慈悲”,是极为大而空的说法。这是泰山娘娘的灵应所示,也是契合狐狸结缘修行的法门,但于天狐院狐会的司职,就很难让人摸清头绪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宫梦弼明白了黄博士的意思,请教道:“还请博士指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黄博士道:“我天狐院乃是泰山娘娘所设、玉仙神女所辖,除了司掌天下狐事,便是听从娘娘调遣。娘娘统摄岳府神兵,灵应九州,我们便是娘娘麾下的仙官、臣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天狐院于天下各府、郡、县设下狐纪、狐正、狐会三司职,除了负责管理狐众,还要履行监察鬼神的职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宫梦弼若有所悟。

        黄博士看他的脸色,知道他是觉过味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监察鬼神不是容易事,但你也不用太紧张,你是仙官,不是神官,遇见事了,只管奏请鬼神,不必冒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就涉及到仙神之别。仙在上,神在下。

        仙官虽然也是官,但仙道贵在逍遥,仙道的力量来源于自身,不假外求,所以仙不被司职约束,故仙职广而玄。

        神道的力量来源于权柄,与司职、信仰息息相关,故神职明且精。

        宫梦弼这狐会的仙职并没有实权,不能调兵遣将、号令岳府神兵。天狐院没有管辖岳府的资格,只是有着泰山娘娘的路子,因此可以奏请神官,由岳府派兵处理一些棘手的公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宫梦弼以前并不清楚这其中的弯弯绕绕,因此黄博士才来提点他,教他如何做仙官。

        总结下来,有三点:

        第一,司狐众之事,包括为天狐院引荐人才、教化吴宁县狐众、清剿狐魔等事。这是本职,也是狐仙的天职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二,为泰山娘娘扬名,这就要多行善事、显灵应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三,监察鬼神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十分唬人,好似什么大官,但实际上几乎就是闲散人员。天下狐狸之多,难以计数,但分在吴宁县一地的狐狸就没有那么多了——还要将未生灵智的兽类摒除在外。行善事、显灵应,本就是狐狸的修行捷径,不能算是任务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有监察鬼神这一条需要小心谨慎,否则容易出事故。

        黄博士一条条掰开了、揉碎了跟宫梦弼分析,把他当做自己人。这其中有一部分是喜爱,但更多的是投资行为,宫梦弼看得清楚。

        宫梦弼感激道:“多谢博士指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黄博士知道他的聪慧,笑道:“你是我的学生,能成材也光耀我的门庭。仙职固然重要,但你最重要的还是修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要维持仙人的超然与物外,修行是第一要紧事。被封敕为九品仙官不算什么,道行入了九品才是最重要的,这也是荀祭酒对他赞不绝口的原因。

        甚至黄博士都被惊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亲自传授的宫梦弼纳气法,怎么会不知道修行的艰难,仅仅是靠纳气法就自己入了九品,这已经可以说是道真种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天狐院多少年至今也不曾出过几个道真种子。

        黄博士张开双手,各自于身前掐印,口诵玉仙神女宝号。而后便有一股似有还无的白光笼罩了整个楼阁,将楼阁化作“密室”。

        黄博士道:“此乃净土咒,我借神女灵应,遮掩了一切窥探,接下来我所说的一切入得你耳,便不再有人得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狐族修行不易,但好在有天狐院在,不论是借气、改命、静修、服食、符篆都有法可循。天狐者,通天神也。你有幸得了神女青眼,着我授你通天法,若有机缘,便可成就天狐之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黄博士重之又重的将通天法以神意相传,刻印在宫梦弼的神魂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似有千狐万狐奔走跳跃、吞吐修持,化作无形之文字,有形之图录,圆融一体,在宫梦弼灵台大放光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