墨坛文学小说中文网 - 武侠小说 - 从聊斋开始做狐仙宫梦弼在线阅读 - 第五章、劝酒

第五章、劝酒

书迷正在阅读:日常系符师
        紫英正自不解,便见有烟气自屋外飘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烟气有一种奇香,轻轻嗅闻,便有一种飘然欲仙的醉意。

        香烟缭绕间,紫英只见烟气中一个个穿着宽衣大袖,看不清面目,狐首人形的白影捧着金盏银碟陆续行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有健壮的狐首武士抬来桌椅,秀美的狐首侍女捧着花篮布置厅堂,娇小可爱的狐首童子漂浮起来点燃灯笼。

        日色昏昏,斜阳洒落在大堂之中,似乎是仙境,又满是奇诡昳丽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大堂转眼之间,便成了宴会之所,烟气之中,那金盏银蝶由虚化实,温暖的灯光照亮厅堂,那些狐狸的影子揭开盖子,露出金盏银碟之中的美酒佳肴。

        紫英瞠目结舌,老夫人亦心头直跳。

        妖耶?仙耶?

        众多借着烟气凝聚的白影之中,有一个玉冠深衣、手持折扇的狐首白影走到紫英近前,问道:“可否借姑娘一用?”

        紫英心中突突直跳,她看向老夫人,老夫人问道:“与她可有妨害?”

        那狐首人影微微一笑,明明是烟气所化的狐狸脸,却有一种摄人心魄的可怕魅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只要好处,并无坏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夫人再问紫英:“紫英,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    紫英是知道府中有狐仙的,但也不曾料到,竟是这样的狐仙。

        紫英不由自主地看向狐首人影,但他已经举起折扇,挡住了脸,只露出一双细长的狐狸眼。

        紫英似是被那双碧眼蛊惑,又似乎是心头忽然涌起了冲动,道:“奴婢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狐首人影便抬起紫英的手,道:“多谢紫英姑娘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紫英心中竟泛起一丝喜意:“无妨,无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下一刻那白影便落在紫英身上,紫英眼中闪过一丝碧光,而后便恢复原貌。

        紫英对老夫人道:“一切就绪,请老夫人不要露出马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夫人定了定神,道:“有劳狐仙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紫英只是款款笑着,那烟气中的白影大部分都散去了,只留下几个迅速凝实,化作家丁、侍女。

        紫英道:“老爷回来了,老夫人,我先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紫英先去迎接,留下老夫人在堂中等候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夫人走了几步,平缓了心神,便走到门边,只见紫英在前头带路。

        紫英笑意盈盈:“半仙,这边请,老夫人盼您多时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夫人笑脸相迎:“可是徐半仙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紫英回道:“正是徐半仙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山带着徐半仙到了近前,道:“我原本还准备请徐半仙去一品居吃酒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夫人笑道:“你呀,请徐半仙指点迷津也不知道请人来家里坐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山连忙叨扰:“是儿子思虑不周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夫人也没有怪罪:“徐半仙,里面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待请徐半仙入座,老夫人才面带悲色,诉苦道:“我家子嗣素来单薄,我只这两个孙儿。如今孙儿不见了,老婆子心里都要急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徐半仙,您是神仙中人,能掐会算,请您算一算我那两个孙儿现在何处啊?”老夫人抹着眼泪看向徐半仙。

        徐半仙心中一定,知道多半是事情成了,连忙道:“老夫人不必忧心,我已算过,两位小公子如今安好,并无性命之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就好,那就好。”老夫人叹了一口气,“不知人在何处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徐半仙道:“您府中有贵气,两位小公子更是贵命,有天妒,故有劫数。如今是被人所劫,是为财而来,并无性命之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话倒听着耳熟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夫人想起来了,是昨日沈山见完狐仙之后,转达了狐仙的警示,如今在这倒对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夫人道:“既是为财而来,怎么还不见信?半仙,您否算一算那贼人身在何处,我好想办法营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徐半仙摇了摇头:“我知道那贼人在哪里,却不能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如今那贼人只是求财,可一旦露了行藏,那就不是求财,而是害命了。我不说,不过是一场小劫,我若说了,顷刻便是大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夫人道:“那半仙以为,我们当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徐半仙道:“且看老夫人舍不舍得财了。是破财消灾,还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转过话头,道:“若是舍得财来,安心等待,至多明日便有信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夫人道:“有什么舍不得?家财万贯,不还是要留给那两个孽障,人都没了,要钱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听了你话,老婆子心里才安定了一些。快快用膳,边吃边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宴席开始。

        大事能成,徐半仙心中既定,便有几分得意,享受着宴席中的美酒佳肴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夫人和沈山连连劝酒,徐半仙抵挡不住,未几,喝得烂醉如泥。

        紫英在一旁给他斟酒,见他倒了,便抓着他的衣服推了推:“半仙,且再饮一盏,祝您早日成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徐半仙挣扎着坐起来,眼歪口斜,咕哝道:“好,成仙,成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话尚未说完,便仰倒在地上,半句话也没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紫英伸手在他胸口推了推:“半仙,半仙!”

        徐半仙没有动静。

        又抓着他袖子,扶着他的胳膊摇了摇:“半仙!”

        徐半仙勉强动了动胳膊,好似瘫痪了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紫英只好又搡了搡他的腰:“大仙,再饮一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话未说完,便自他的腰带上摸下一枚师刀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师刀触手生寒,乃是阴金铸就,师刀上有五枚铜环,每环上各有符咒。

        紫英抛了抛手中师刀,露出意味不明的笑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徐半仙烂醉如泥,还不知大难将至。紫英肃容道:“老夫人、沈老爷请先退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山连忙扶着老夫人离开了大堂,而后便见门窗无风自动,通通关闭,化作一间密室。

        紫英吹了一口气,室内那无形烟气便再度显形,这烟气往紫英手中聚敛而来,最后化作一枚香丸。

        烟气消散,原本的金盏银碟就通通显出原形。

        什么美酒佳肴,不过是院中沃土、池底污泥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徐半仙吃得满腹泥沙污水,撑得口角流出黄汤。

        随着幻术解除,徐半仙的酒劲也随之消散,他睁开眼睛,便瞧见温柔劝酒的紫英姑娘睁着冷漠的碧眼,一转不转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徐半仙腹中疼痛难忍,口中更是恶臭难言,他头上青筋直跳,如何不知道是中计了。眼前哪里是温柔可人的紫英姑娘,分明是一个同道!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何人?敢坏我好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紫英幽幽道:“你连我是谁都不知道,就敢绑我的人,真是好大的胆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徐半仙挣扎着站起来,看着一桌污泥浊物,更是羞愤欲死,眼中冒火:“三鬼何在!”

        直到此时,依附在徐半仙身上的三鬼才幽幽醒转,显出白面、黑面、黄面的恶相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白面鬼死于刀兵,身插数剑,污血不断。

        黑面鬼死于沉河,浑身肿胀,黄水流淌。

        黄面鬼死于活埋,遍身泥土,身长青苔。

        三种命格,三种死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