墨坛文学 - 科幻小说 - 虐死反派师尊后,全宗门火葬场了在线阅读 - 第54章:阿谷是邪修

第54章:阿谷是邪修

        门主杨肯问道: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?查清楚了没有?

        居玉书有些紧张地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这个时候心中担心的是司洛烟,想着那阿谷是邪修,攻击了司洛烟而跑出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忽然有一名弟子惊慌失措的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门主,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肯闻声,一记强大的灵力隔空甩了那弟子一巴掌,顺便封住了他的嘴巴。

        居玉书则是立刻将人带到了主殿内,解除了他嘴巴上面的封印,这才询问道:“注意言辞,发生什么事情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那名弟子脸色苍白,颤颤巍巍地抓着居玉书的手臂说道:“大师兄,我们那些墙壁上面的妖兽全部都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见了是什么意思?是契约没有了,它们都离开了天照门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,就是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那弟子摇着头,又接着说道:“而且我们有两名弟子也失踪了,我在那一个墙壁上面还发现了一滩血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居玉书拧起了眉头,一抬眼,钱长老带着其他几位长老也过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有长老说道:“必然是有邪修在我们天照门内隐藏着,但如今正是宴席之上,动静切不可闹得太大,你们好生去查看一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其他人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钱长老又说道:“在关押阿谷的院子那边,可有什么动静吗?刚才那些灵力急速流失,可是和他有关?”

        居玉书眼神变了变,越发的担心司洛烟,不知道她现在如何。

        钱长老察觉到了居玉书的脸色不对劲,问道:“你可是有什么事情隐瞒于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居玉书说道:“没什么事情,弟子现在先查去查看一番再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居玉书先去找了司洛烟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现在有些后悔给司洛烟开了便利之门,让她去找阿谷询问。

        实在是司洛烟很委屈,很固执地想要问问阿谷,为何要陷害她,居玉书这才动了恻隐之心,觉得这女子太善良了,这个时候还要问结果有什么用呢?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居玉书还是放司洛烟进去了,并且派来两名弟子跟着司洛烟一起,到时候有不对的,师弟们还可以帮助司洛烟对那阿谷施以惩罚。

        洛烟这么委屈,应该让她亲手出了这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居玉书这会儿在宴席上找了好久,问了好些人,大家都不知道司洛烟去了什么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正想要去玄星宗的院子看看,就看见裴无衣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洛烟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裴无衣并没有直接回答居玉书的话,而是问道:“是你将阿谷外面的结界打开,让其他人可以进去找他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居玉书皱了皱眉头,不懂他这么问的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裴无衣接着警告道:“如若阿谷在你们天道门口的什么事情,你们可担当不起。还望你等三思而后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居玉书皱眉看向裴无衣,高傲的目光并未将裴无衣的话当做一回事,而是直接进去他身后的院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裴无衣来到宴席之上,听见大家的窃窃私语。

        天照门不但有弟子失踪了,还有天照门喂养多年的妖兽也大多部分不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能够悄无声息办这样的事情,只怕其修为也不简单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家人心惶惶,也不愿意淌天照门的这趟浑水,此刻只希望快些离开就行。

        裴无衣看了一眼前方天照门的门主,正在安抚着大家,于是他又悄悄的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有些担心容丹那边。

        既然居玉书已经放水让洛烟进去了,那必定也有人可以潜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一面担心容丹真的是大家口中的那个修为高深的邪修,又担心容丹会暴露自己玄星宗宗主的身份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容丹这边,刚刚吸收了彩蘑菇给她的灵力,浑身通透,沉寂了多时的丹田很是兴奋活跃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种旺盛的力量,让她异常欣喜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刚取出丹药想要慰问一下彩蘑菇的时候,院子角落出现了一名邪修。

        不,准确来说,应该是她的好徒儿,玄星宗的内门弟子,荣真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他身披斗篷,一身黑色气息萦绕左右,杀气腾腾,来索容丹的命。

        荣真早先是筑基五层的修为,虽然比不上其他人的天资,但是他也算是刻苦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修为在其他年轻一辈中,也是佼佼者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,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开始走了歪路,目前来看,他的修为已经突破了金丹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么一看,邪修果然是捷径。

        容丹轻勾了勾唇角,问:“你是什么时候入了邪道?”

        荣真嗓音很低,只是阴沉沉说道:“受死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容丹暴露在外面的修为,也不过就是金丹,所以荣真天真的以为,他是可以和容丹抗衡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荣真二话不说,一道灵力砸过来了的同时,身形也腾空至半空中,变成了三道黑影,极速往容丹这边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容丹手中化出红色长剑,一个剑花隔空杀了过去,那三道黑影瞬间消散在了空气中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这院子的院墙,中间也被容丹的灵力削掉了大半。

        容丹低头看了看掌心,好棒!

        她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力量充沛,强悍。

        容丹唇角的笑意一敛,微侧眸看向了身后。

        彼时,身后出现一道悄无声息的影子,伸出满是血气的手掌,正向她后心袭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容丹翻身一道灵力横切过去,自己的身体也借助这道灵力往天际上面飞升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容丹立在半空,看着捂着不断冒出黑气的手臂的荣真。

        荣真偷袭不成,身体邪气暴涨,整个人的身体完全被黑气包裹中,紧接着,裹挟着邪气的一道满是血腥的力道,射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容丹手中长剑一横,一道结界挡在了自己的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她静静看着荣真的全力一击,砸在了轻描淡写的结界上,不留一丝痕迹。

        下方的荣真,瞳孔猛然放大,整个人的身形也因为这震惊,晃了晃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难以置信的喃喃道:“你,你是师尊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半空中的容丹,微抬着下巴,睥睨目光淡淡掠过几近奔溃的荣真。

        容丹冷笑一声,“荣真,你野心不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此时此刻的荣真,像是幡然醒悟,又像是抓住了一颗救命稻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师尊,你救救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荣真急急的说道:“我不想变成邪修的,可是我控制不住,我不知道怎么了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容丹问:“你是说你控制不住自己的邪念?还是控制不住自己迷失的良善?你清楚你是为何变成这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荣真垂着眸,“我只是想要帮助小师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容丹相信,此时的司洛烟可从来没有让荣真变成邪修来帮助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荣真踏上了这条路,谁也帮不了她。

        容丹剑指荣真额心,“或许,你死一下,就能找到自己的心,就能解脱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谁不抗拒死亡呢?

        荣真抬起阴狠的眸子,往日里温柔的面孔逐渐狰狞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不都是你!是因为你我才变成这个样子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荣真恶狠狠说道:“是你为师不尊,对我动手,我才变成这样的!你不配为人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荣真身法诡异,往容丹这边袭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容丹面无表情,灵力伴随着凶猛的剑意,对着荣真扫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荣真瞳孔放大数十倍,拼命地挣扎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师尊,师尊救救我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又开始哀求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眼看着那灵力就要削进去自己的身体,忽然,他的眼前出现了灰色的一团。

        那突然出现的凶兽,挡在了荣真的面前,尽数将容丹的灵力吞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容丹眯起眼睛,四下查看了一圈。

        并未发现司洛烟的气息。

        是这饕餮自己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也就是说,司洛烟早就发现了荣真已经变成了邪修。

        饕餮吞下容丹的灵力之后,并未发动攻击,而是扭转身体,快速的将荣真吞下之后,就开始跑路。

        容丹一道结界去拦截,正想要跟着追上去,就听见了一道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阿谷,你别逃跑了。你好好和天照门承认错误,他们不会对你怎么样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司洛烟的声音从身后传来,紧接着,有四名弟子迅速地将容丹围在了中间。

        容丹收起长剑,看向了一脸担忧的司洛烟。

        容丹说道:“方才这里出现了一头极为特别且丑陋的凶兽,我已经重伤了它,估计跑不了多远,居玉书,还不让人去追?”

        司洛烟闻声,眼神闪过一丝担忧。

        居玉书自然也是捕捉到了饕餮的一道气息,使了一个眼神,对着方才饕餮的方向就追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居玉书道:“你也乖乖束手就擒吧!“

        容丹扫了一眼司洛烟,勾起唇角,“放心,我不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容丹被居玉书带着见到了杨肯,他端坐在主殿首座上,下方是六个长老,皆是审视着她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旁跟在居玉书身后的司洛烟急着想要去看饕餮,但是居玉书不放心,不让她离开自己的身边。

        容丹将两个人的交流看在了眼里,冲前方的杨肯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,身为下界第一宗门,连几个邪修都抓不到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杨肯冷哼一声,命人拿上来了一颗石头,“少废话,先验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一颗验生石,可以测灵力,也是可以测试灵力纯度,以及是否受到污染。

        容丹是不担心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,那石头刚靠近容丹,便开始闪烁着黑色的光芒。

        拿着拿石头的弟子面色一变,防备着后退了两步。

        杨肯强势汹涌的威压也对着容丹袭来,只听他沉声道:“胆子不小,区区邪修居然还敢混进来我天照门捣乱!”